给个手机上能看的免费的-自拍偷自拍一二亚洲精品-小受老师小攻学生们

和家居美妇偷情 - 和家居美妇偷情

本篇最后由 hm566 于 2021-2-6 11:46 编辑

文慧:「干嘛那幺急……到房……喔……喔……」我不顾她的建议及反对,已把我的大鸡巴插入文慧的小穴中。

真不敢相信四十岁的女人有这幺紧的小穴,我边吻着文慧美丽的颈部边说:「你老公以前很少碰你吗?」

文慧用呻吟的声调回答:「我那死鬼……从生下小女儿后……就在外面花天酒地……根本就……嗯……」

听见美慧的老公以前如此暴殄天物,我心中不经一阵爱怜的说:「放心好了,我以后会好好疼你的。」

于是我更卖力在文慧的小穴抽插,并用一只手在文慧双乳不断揉捏。只听文慧:「喔……喔喔……好老公……轻一点……好美……喔……就是那里……喔……重……喔……重一点……我的好老公……你好会插……把……把我快弄上天了……好爽……喔……」

我看文慧淫性已起,把她抱到流理台上,看着她淫蕩的表情,忍不住吻上她性感的嘴唇,我的大鸡巴又重新进入文慧湿淋淋的小穴,我的口也从文慧的嘴唇游移到文慧的丰乳上。

文慧不断的呻吟:「啊……啊啊……噢……喔……好……好舒服……好舒服啊……喔……喔……喔……爽死我了……啊……老公……老公……啊……你……弄……弄的我很……很舒服啊……啊……喔……啊……老公……我……我不……不成了啊……啊……噢啊……啊……」

我更加重了力道,没多久就听到文慧说:「我、我要……我要登天了……」就感到小弟弟被一阵热热的阴精淋住,文慧又进入昏昏沈沈的状态。

我看着文慧的样子,就抱起她走向卧室,我的大鸡巴还留在文慧的小穴中,随着步伐一进一出,文慧的淫水也滴在地上。

到了床上放好文慧,文慧也悠悠的醒转过来说:「坏人……你还没满足呀?」

我感到一阵好笑,难道她感觉不到我坚硬的小弟弟不是还插在她的小穴中?于是我就用小弟弟在她穴中抽动两下以示回应。

突然间我起了一个念头,以前当兵时有人说过玩后庭的滋味不错,便问文慧说:「你想不想换个新花样?」

文慧用疑惑的眼光看着我,我便跟她解释,并不断说服她。起先她不肯允许,但在我不断怂恿下终于答应,接着她表示她是头一次玩这种花样,希望我温柔一点。我笑着跟她表示,我也是第一次,而且我知道她那块仍是处女地,便兴起了非要征服不可的快感。

我用大鸡巴朝着文慧可爱的菊花蕊迈进,在进去三、四寸后文慧不断叫痛,我只好停下来,不断挑逗她全身,并趁她淫性渐起时大力插入,没想到文慧发出一声惨叫哀号后又昏了过去,我只好停下来不断呼唤她。

没多久她便醒过来,生气的对我说:「大坏蛋,你不能温柔点吗?」

我只好笑笑的说:「总会有第一次嘛,痛过以后就会爽了。」

其实我真的不知道她会不会爽,不过我好像在替处女开苞而感到很爽。看她没什幺反应,我又在她身上不断摸索,嘴巴也在她乳晕周围吸吮,下身跟着慢慢的抽动起来。

终于美慧又起了反应:「这次要温柔点呦!」

我当然满口答应,在我一阵缓慢的抽插后没多久,美慧又开始发出呻吟:「这种感觉好奇异呦……喔……喔……好人……你好厉害……喔……呀……再……再大力一点……」

我突然觉得有点矛盾,戏谑的说:「我到底是好人还是大坏蛋?你是要温柔点还是大力点?」

文慧脸红闷声不答,我大笑后也增加了力道,文慧反应也就更剧烈:「你这个大坏蛋……喔……喔喔……我受不了了……没……没想到真的感觉……你真的好会……」经过我不断的开垦后,我觉得文慧会爱上后庭的乐趣。

就在文慧快要进入高潮时,卧房的电话突然响起,文慧用免持听筒的方式接听:「喂?」对方从电话用悦耳的声音回应说:「文慧姐……我玉茹呀,今天晚上要不要一起去插花班?」我听了之后想笑,文慧现正在「插」花,而且是后庭花,便用力顶了一下文慧。

「喔……嗯……喔我我想一下……」玉茹听后说。

「文慧姐你没事吧?」

我此时便不断吸吮文慧的乳头,文慧受不了的回答:「喔……嗯……我……我有点感冒……今天晚上……晚上……你来找我好了。」

玉茹听后不禁说:「那文慧姐……我晚上去找你,别忘了先去看医生喔!」

文慧在我不断骚扰下,匆忙把玉茹打发,我停下动作,用怪她的口气问她:「你晚上去插花,那我要干嘛?」

文慧听后笑说:「小坏蛋,我是担心我一个人没办法伺候你,所以便宜你了。玉茹是我插花班认识的同学,是个小学老师,三十出头而且长的很有气质,她因为现在跟她老公在办离婚,你可不要有了新人忘旧人呦!喂……你怎幺不动了?」

我听了一阵惊喜,不禁大力地抽动起来,以感谢文慧替我的设想。没多久文慧又进入了令一次高潮,文慧一看我仍未满足,便用虚弱的声音说:「好人,我受不了了,我们去浴室沖洗一下,我用别的方式让你满足好不好?」

我用疑惑的眼光看着她,她害羞的回答:「你不知道女人有三个洞吗……我那死鬼老公……每次不行时……」

我听后感到十分高兴,以前的女友怎样要求都不肯答应嗯。一想到这里,我就抱起文慧到浴室,文慧仔细把我身体各部份清洗,尤其是我的小弟弟,没多久文慧就熟练的吞吐起来并不断抚摸我的阴囊,这种奇异的感觉令我一阵舒爽。

看着随文慧吸吮而抖动的双乳不禁弯下身去抚摸,文慧真的很有经验,没多久我就兴奋的怪叫,终于我忍不住按住文慧的头,射出我那滚烫的阳精,文慧在避无可避的情况下只好把精液吞下。

我在满足后抱着文慧回到床上,经过一晚没睡及经历了几次大战,真的累透了,突然听见文慧的酣声,望着身旁成熟的中年美妇,想着刚才在她身上的任意施为,我笑了笑,并满足的搂着文慧进入梦乡。

在不知睡了多久后,被文慧起身给惊醒,文慧用埋怨的口吻说:「你这个小坏蛋,一点都不会体贴人家,人家现在感到好像被火烫过一样。」

我只好对她表示:「总有第一次嘛!」在我一阵安抚后,文慧才没那幺介意。

在闲聊一阵后,得知文慧对自己的为何会看上中年的她感到好奇,我仔细想后回答她说:「可能是我从小就没妈妈吧,而且你又长的很漂亮,所以我才会这样,我也是第一次这样做。」

文慧听我说她依然漂亮而感到高兴,便撒娇的说:「不知道有没有骗人家?每次都是第一次。」我虽然接触的女人不多,但也知道千穿万穿马屁不穿的道理,就对文慧说一些令她高兴的话。

文慧听后便说:「人小鬼大,不知道有那些话是可以听的?不过,小张你说你母亲已不在世了,那你父亲呢?」

我听后便把家里的状况大略的讲了一遍,文慧便说:「我们年纪真的有段差距,不如你当我乾儿子,这样以后也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好不好?」

我当然也觉得这方法不错,便逗文慧说:「你倒不错,多了一个乾儿子,那我有什幺好处?」

文慧听后笑着亲我一下说:「乾儿子,乾妈给你的好处还不够吗?都跟你上床了,还怕你不满足,帮你找其他人来满足你,天下那有那幺好的乾妈?而且我那死鬼老公留下来在台北及美国的生意也可以交给你一部份去打理,这样不就可以说是人财两得?」

我笑笑的说:「乾妈,我只要人就好,我对生意真的没什幺兴趣,我认为钱够就好。」

文慧听后便说:「小张,我本来还担心你是为了财产才接近我,看来我是多操心了,而且我老公的生意目前由我的大女儿筱云及一些亲戚在打理,如果现在交一部份给你的话,他们可能也会觉得奇怪及怀疑,不如以后再说吧。」

我对文慧讲的生意真的兴趣不大,不禁对她的身体又毛手毛脚起来。文慧假装生气的说:「我现在在痛你还挑逗我,那待会玉茹来时,你要怎幺应付她?」

我听后只好打住,问她说:「乾妈,那玉茹真的愿意我上她吗?万一她不肯怎幺办?」

文慧想了一会便说:「你说什幺上不上多难听,你会考虑她愿不愿意,你就不考虑我当时愿不愿意让你……上。」文慧说完之后便笑出来了。

我只好说:「我当时没考虑那幺多,而且我也不可能跑去问你愿不愿意让我上。乾妈,不如不要叫她来,好不好?」

文慧说:「你放心好了,我已经想好了,待会你假装闯进来的小偷把我捆绑住,玉茹来时你也把她製服,让我们先来一段把她引起兴趣。她老公跟她分居一年多了,我就不相信她不愿意,事后我帮你说服她,那不就没问题了?」

我笑说:「乾妈,我以为你有什幺好办法,结果还不是用我的方法。」

文慧听后轻槌我我胸口一下说:「那你又有什幺其他好方法?」我只好笑笑的不置可否。

在文慧的催促下,我俩便起身去安排,文慧边穿内裤边埋怨我刚太粗鲁。我看着她,便要她乾脆不要穿衣,反正待会也是要脱。文慧想想也对,就不再穿着其他衣物,于是我们就开始布置。

终于等到晚上六点多,门铃响起时,我向躺在床上双手被捆绑及嘴巴贴上胶布的文慧眨眨眼,便套上头套照照镜子,想起早上进来时便是这副模样便觉得好笑。

走到客厅大门,缓缓将门锁打开便隐身门后,就听到玉茹问说:「文慧姐?你準备好了吗?有没有去看医生?」

我摒住呼吸,在玉茹刚踏入门后,立刻把她拉近门内推向沙发并把门锁上,玉茹一阵惊呼,我便亮出预备好的刀子恐吓她:「不要乱叫,这里隔音设备做的不错,你的叫声没有用,而且我不想在这见血,懂不懂?」

玉茹惊慌的望向四周,最后用惊恐的眼光望着我,并用颤抖的声音问说道:「你想怎样?文慧姐呢?」

我笑笑的跟她说:「这里的女主人已经被我製服了,我只是要点跑路费,如果合作点,我也不会为难你们,懂吗?」玉茹拚命地不断点头。

我这时拿起桌上的绳子走向她,她用疑问的口气问我:「你想干嘛?你不是只要钱吗?干吗要绑住我?」

我只好骗她说:「你们有两个人,我在搜索财物时,我无法一一兼顾,难保你们不会脱逃去求救。把你绑起来对大家都好,合作点,把双手放在背后并把双脚靠拢。」玉茹只好照我的要求去做。

没多就我就把这个像受到惊吓小鸟的玉茹绑好,我用戏谑的口吻说:「谢谢你的合作,请把双唇紧闭,再次感谢你的合作。」玉茹在闭上双唇后,又用疑惑惊恐的眼光望着我,我马上用胶带封住她的嘴巴。

我此时细细打量着玉茹,一头过肩及背乌溜溜的长髮,脸上戴着金边眼镜,脸上虽然有胶布挡住一部份,但不能遮掩她的美丽,带一点高贵的气质,也许是当老师的关係吧!

一身淡蓝色的套装内着黄色的衬衫,穿着同色系的丝袜及高跟鞋。因为她是坐着,所以从外观很难判断,不过从她急促呼吸的胸脯来看,应该不小,整体跟文慧比起来算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玉茹看我一直打量她,便惊慌的向四周望去,还发出呜呜的声音。我笑笑的问她说:「你是问我女主人吗?喔,她在卧室休息咧,我带你去找她好了。」说完后我便抱起她。

玉茹不断扭动身体,我笑着对她说:「你再乱动,掉在地上可别怪我,我刚跟女主人聊天聊到一半,你就闯进来。」

到了卧室,玉茹一看到文慧只着一条内裤的躺在床上便不动了,我想她大概吓呆了。我把她放在椅子上,又用其他的绳子将她跟椅子绑在一起,我在她脸上亲了一下说:「小宝贝,我先跟女主人聊聊,你不介意吧?」

我走回床上跨在文慧身上说:「我们刚聊到哪?喔,是不是你那令人心动的双乳?」说完后我便吻上文慧的乳峰,双手也不断向文慧的丰乳挑逗,没多久文慧就气喘嘘嘘了。